4月19日,古巴刚刚成立的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国务委员会成员,现年58岁的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当选为新一届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并宣誓就职,成为近六十年来第一位在1959年革命胜利后出生的古巴国家元首。

对这一重大历史性转折,古巴全国反应良好,社会安宁,人心平稳。有的古巴人在社交媒体中表示相信“卡内尔会继续卡斯特罗和劳尔的政策”。还有人说,卡内尔有良好的人生轨迹并一直得到老一辈革命领导人的培养,“值得人民完全信任”。

至此,世人瞩目的古巴最高领导层的历史性权力交接拉开了帷幕,新一代领导人登上历史舞台的前沿,古巴开始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一、培育“革命之子”是古巴革命薪火相传的保障。

卡斯特罗、劳尔等老一代革命领袖早就对年轻一代领导人进行了培养,但由于历史原因,这一工作曾遇波折。卡斯特罗2006年生病和2016年去世使古巴切身感受到老一代革命领袖终将离去。2011年4月古共六大上,劳尔首次提议限制个人担任党和国家重要职务的最长任期;2012年1月古共第一次全国会议通过决议,上述任职时间不得超过两届,每届任期为5年。2013年2月,古巴第八届全国人大选举时年53岁的卡内尔担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同时,劳尔在会上发表讲话称,要保持国家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古巴政治权力将在未来数年内向年轻一代移交。这项决定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因为这是决定国家未来领导集体架构的措施。劳尔还明确表示:“这将是我的最后一个任期”。

其后的5年,古巴党和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一批年轻有为的干部成长起来,陆续走上重要领导岗位。其中,卡内尔日臻成熟,得到全国民众的认可,最终脱颖而出,成为新一代领导人的杰出代表。

以卡内尔为代表的新一代领导人是一个群体,主要由出生于五十年代末期和六十年代的人构成。在新当选的5位国务委员会副主席中,2位分别出生于1965年9月和1967年6月;新一届国务委员会31名成员的平均年龄54岁,其中70%以上的人出生于1959年之后。此外,刚刚就任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的605名代表中,47.4%来自基层,56.03%是首次当选,女议员占53.22%;平均年龄49岁,其中18至35岁的青年人占13.2%,87.6%的议员出生于革命胜利之后。上述数据表明了古巴党和政府对新老权力交接的决心,以及对年轻一代培养的力度。

二、新一代领导人经过长期锤炼,具备接班的实力和社会基础。

卡内尔这代领导人大都出生于古巴革命之后,从小接受革命教育,有明确的社会主义理想和为祖国为人民服务的信念。他们熟知本国遭受欺侮压迫的历史,铭记先辈克服艰难险阻英勇奋斗的业绩。他们父辈、家庭及他们本人都是古巴革命的受益者,对保卫革命胜利果实有着天然的责任感。他们虽然没有经受战争的历练,但都有比较扎实的国内基层和地方工作的经历,对古巴国情和民情有较为深入的了解。他们尽管没有卡斯特罗、劳尔那样的崇高威望,但他们有实干精神,密切联系群众,在地方和全国有较高的知名度,在民众中有威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曾到拉美国家及安哥拉等非洲国家履行国际主义责任,有一定的国际视野。

1960年出生的卡内尔就是如此。他自1994年至2009年先后担任比利亚克拉拉省和奥尔金省党的第一书记长达约15年之久;2009年任高教部部长;2012年任部长会议副主席,主管教育、科学、文化等领域;2013年任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他于1997年任古共中央委员,2011年进入古共中央政治局。从地方到中央,循序渐进,卡内尔的任职经历完整,从中可以看出老一代革命领袖对青年人培养的脉络和方式。劳尔曾这样评价卡内尔:“他在工作中坚韧不拔,具有自我批评精神,经常联系群众。他有高度的集体工作意识,严格要求下属,并以身作则,不断努力超越自我。他思想立场坚定”。卡内尔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

三、老一代领袖保驾护航,四零后领导人成为政权的圧舱石。

在当前古巴面临的国内外复杂形势下,劳尔强调古巴权力移交“应通过渐进的、有秩序的方式进行”。劳尔卸任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职务,但仍继续担任古共第一书记,为年轻领导集体把关掌舵。而且,老一代领导班子并未全部同时退出历史舞台,在新一届国务委员会人员构成上仍然留任了少数老人,就体现了这一精神。

再次当选国务委员会副主席的拉米罗˙巴尔德斯虽年过85岁,但身体健硕,思维缜密,信念坚定。1953年他刚满21岁时就追随卡斯特罗参加了蒙卡达起义,并被捕入狱。1956年12月与卡斯特罗一起从流亡地墨西哥乘“格拉玛号”游艇秘密返回古巴与独裁政权作斗争,失败后又随卡斯特罗在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并长期担任格瓦拉的主要助手,直到革命胜利。在战争期间和革命胜利后他一直在最高领导层担任要职,领导经验非常丰富;2008年至今任古共政治局委员,2009年起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兼部长会议副主席。由于在战争及建设时期为国家立下的卓越功绩,多年前卡斯特罗亲自授予巴尔德斯“革命司令”荣誉头衔,在古巴至今只有三人享有这样的荣誉。

作为老一代领导集体还包括了四十年代出生的领导人。他们是当前古巴权力新老交替中承前启后的中坚力量。他们中的大多数亲身参加了反对独裁的游击战争和城乡地下斗争,以及革命胜利后建设的过程,是古巴打江山和建设国家的直接参与者。古巴革命六十多年的历史与他们个人命运密不可分,融为一体。他们对革命领袖感情深厚,对革命无限忠诚,特别是军队掌握在这一群体的手中。这是古巴新老交替进程上最重要的稳定因素,确保今后相当时期内古巴坚定地坚持古共现行路线和政策。

这一群体的杰出代表包括:全国人大主席拉索、新当选的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萨尔瓦多˙巴尔德斯、革命武装力量部部长辛德拉上将、革命武装力量部第一副部长兼总参谋长洛佩斯上将等。

四、新一代领导人面临的巨大挑战。

2011年古共六大启动的经济社会模式更新是在古巴革命近六十年后的关键时刻进行的。它是在苏东欧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美国等西方势力咄咄逼人的国际大背景下,内外交困的古巴对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如何用社会主义解决国家发展问题的探索,它关系到古巴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这一探索困难重重,至今尚未走出困境。卡内尔接班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如何深化模式更新的进程,继续探索符合古巴国情的发展道路。

当前古巴巩固政权最主要的挑战是经济,只有早日摆脱经济困境,古巴党和政府才能继续得到人民拥护和支持,才能巩固社会主义体制。

但是古巴历史上就形成了以蔗糖为命脉的单一经济结构,造成了国民经济严重依附外部的格局,殖民时期靠西班牙,独立后靠美国。1959年革命胜利后卡斯特罗曾力图打破这一格局,终因其时大国博弈未能成功。1972年古巴加入经互会后的国际分工更推进了单一经济的发展。正是这种经济的对外依附性,九十年代初期苏联解体、苏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瓦解后,古巴经济陷入绝境。从那时起,古巴开始考虑走自己的路。然而,古巴国小力微,家底薄弱,资金匮乏,在极为困难的时期进行经济转型难度极大。近年来古巴采取了一系列经济措施,促进多元化发展,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经济较前活跃,但在关键生产领域尚无根本性变化,特别是粮食、燃料等部门仍严重依赖进口。如何尽快走出经济困境,是对卡内尔等年轻领导人的严峻考验。

古巴经济社会模式更新虽体现了民意,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普遍存在的思想僵化,因循守旧,墨守成规,特别是领导干部的思想僵化仍阻碍着变革进程。如何解放思想,消除干部群众中的“等待”、“唯上”观念,发挥群众积极性,敢于创新,考验着新一代领导人的政治智慧。

另外,古巴人口70%以上出生于革命胜利之后,其中相当部分是出生于九十年代之后的年轻人。他们未经历旧社会的苦难,又成长于或短缺经济时期,或苏东欧剧变后的和平时期特殊阶段。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手机等现代媒介的发展,外部思想陆续渗入,对年轻人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如何教育和引导青年人关系到模式更新的成败,也关系到古巴党和国家的未来,新一代领导人必须尽早拿出有效可行的教育方案,以保证革命精神代代相传。。

美国的敌视政策仍是古巴发展的最大外部障碍。特朗普上台伊始就一反奥巴马对古巴的“解冻”政策,刻意恶化美古关系,妄图对古“以压促变”。自2014年12月开始的两国关系“破冰之旅”发生逆转。2017年6月16日特朗普在迈阿密签署的国家安全备忘录《美国强化对古政策》,宣布停止执行奥巴马同古巴达成的协议,禁止美国企业同有所谓军方背景的179家古巴企业进行经贸往来,几乎限制了美国公司同古巴所有国有企业的商贸交易。同时还加强了对美国人去古旅行的控制和限制。美国还以所谓遭受“声波攻击”健康受损等莫须有的罪名撤回美国驻古巴使馆绝大部分外交人员,并宣布仅留“最小规模”的处理紧急事务的员工,该使馆工作处于停顿状态;美国还驱逐了15名古巴驻美国使馆的外交官。同时美国政府警告美国人不要到古巴旅行。美驻古使馆停办签证,致使古巴民众不得不前往别国办理赴美签证,不仅添了许多麻烦,还增加大量额外费用。美国还妄图用新媒体等手段控制古巴公众舆论,搅乱社会民心,尤其是把“变天”的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今年初,美国务院成立一个工作组,负责研究扩大古巴互联网接入及技术上的问题,以“帮助古巴人民享受自由和不受管制的大量信息”。特朗普还宣布继续对古巴实行经济封锁,反对联合国及其他国际机构要求美国取消对古封锁的提案和决议。特朗普政府对古的敌视态度,使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如何在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独立,坚持自主选择本国发展道路的前提下破解美古关系的难题,为古巴赢得经济社会发展的更大空间,是卡内尔等新一代领导人就职伊始就面临的重大课题。

古巴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政权新老交接正在平稳过渡。卡斯特罗、格瓦拉等革命领袖都已远去,但他们播下的“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建立平等公正社会“的种子已在古巴人,包括年轻人心中生根。在老一代革命家的引领和传帮带下,新一代领导人已经站在历史舞台的最前列,他们高举社会主义大旗,带领人民,坦然迎接暴风骤雨的挑战。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中国前驻厄瓜多尔、智利、古巴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