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激发民间投资热情,最为紧要的是赋予清晰与稳定的赢利预期和看得见的市场未来。一方面,切实打破行业垄断,进一步加大削减行政审批力度,释放出更饱满的体制与制度变革红利;另一方面,加快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凡法律未禁止的行业、已向外资开放或承诺开放的领域都要允许民间资本进入,加强对民间投资的信息服务体系建设,尽快建立和完善产业发展政策信息和市场信息发布平台,帮助民间资本提高投资决策的科学性和成功的可能性。

4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继续减速,累计同比增长率下
降到5.2%,只相当于同期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一半。这引发了人们对民间投资的更多关注,分析其减速的原因,并寻找促进民间投资的对
策。例如,最近中金公司研究部的一份报告对民间投资进行了解析,其中揭示了制造业对于民间投资的重要性。

前五月陕西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4.4%增速居全国第6位

作为经济成长重要支撑力量的民间投资今年以来大幅萎缩。1至4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2%,增速不仅连续四个月下滑,而且大大跑输全国10%以上的同比增幅,与去年10.1%的增速相比已“腰斩”;另外,1至4月民间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为62.1%,同比降低3.2个百分点。北京和青海更出现了负增长。对比过去25年民间投资一直处于稳健增长态势,其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从18.1%稳步上升至64.2%的格局,民间投资现状不能不令人高度警觉。为此,国务院近日派出了多个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专项督查组,奔赴闽、湘、苏、晋、豫等18个省展开专题调研与实地督查。

制造业、房地产、基础设施这三大块投资是当前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主体,根据2015年的数据,制造业投资占比为32.7%,房地产投资占比为23.0%,基
础设施投资占比为18.4%。而在2015年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占比高达44.7%,基础设施投资(缺乏相应数据,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
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的投资替代)占比只有7.6%。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中,我们没有找到民间房地产投资的数据。根据其他数据来源估计,民
间固定资产投资中房地产投资的占比可能高于23%。

新威尼斯 ,6月27日,省统计局发布最新数据,1月-5月,全省固定资产投资6019.16亿元,同比增长14.4%,比去年同期和去年全年分别提高9.9个百分点和2.1个百分点。增速高于全国5.8个百分点,居全国第6位,西部省区第5位。年初以来,我省各月累计投资增速分别为14.5%、14.5%、14.1%和14.4%,呈现高位开局、逐月趋稳的增长态势。

必须承认,民间投资增幅的放缓与整个宏观经济以及相应的政策背景直接相关。今年以来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加,尤其代表制造业景气指数的PPI仍然处于下降通道,围绕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制造行业去产能力度逐步加强,这一方面导致民间资本投资空间收窄,另一方面也相应增加了投资风险并减弱了投资回报预期,致使民间投资动力陡然萎缩。过去20年,我国民间投资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三大领域,去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中制造业占比44.7%,而因制造业持续低迷,今年民间资本在制造业的投资仅同比增长6%,相比去年大幅下滑;随着煤炭、钢铁等重点领域相继去产能,民间资本不得不在这些领域削减投资。

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能够稳定在10%以上,主要是靠基础设施投资的拉动,1-4月的同比增长率为19%,高于去年全年的水平。但在政府主导、PPP模
式助力的基础设施投资中,民间资本今年分得的蛋糕减少了,民间基础设施投资1-4月的同比增长率约为7%,远低于整体水平。与此同时,占民间投资近一半的
制造业投资1-4月仅同比增长6%,相比去年进一步减速。民间资本有优势的制造业发展陷入困境,又在没有优势的基础设施领域被“挤出”,这就是民间投资减
速的主要原因。

1月-5月,全省工业投资1364.7亿元,同比增长2.3%,增速比一季度和1月-4月分别提高1.2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其中,工业企业技术改造投资199.16亿元,下降8.6%,降幅较一季度和1月—4月持续收窄6.5个百分点和1.8个百分点。从三大行业来看,制造业相对领先,投资增长4.7%。从两大领域看,能源工业转负为正,投资397.8亿元,增长6.7%,比一季度提高11.1个百分点。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投资回升,主要受到煤炭、石油等产品价格上涨带动以及年初部分未动工项目陆续推进等因素影响。非能源工业投资966.27亿元,增长0.6%,比去年全年提高1.8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