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各种涉及枪支的新闻充斥泛滥,关于警察用枪合理性的争论也尘嚣日上,本着有热点就要掺一脚的专业业余精神,我们就来对于“中国警察执勤到底需不需要配枪”这一热点问题进行

警察要不要配枪?这是个问题吗?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个问题。很是不解,进入21世纪都快20年了,怎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警察之所以为警察,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警察拥有依法使用武力的权力。

1月27日,除夕。当天下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个KTV发生斗殴,警察曲玉权、李振东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处置,遭到5名不法分子袭击,曲玉权受伤被送到医院,因抢救无效不幸牺牲,献出年仅38岁的生命。曲玉权的妹妹说,身为警察的哥哥不止一次在出警时遭到殴打。2014年除夕夜值班时,曲玉权曾遭到不法之徒殴打,牺牲那一天出警时,他还提到前年自己被打的事,跟同事说,但愿这次别被打。

图片 1

编者按:我们不搞了,别人写的我们收录总可以吧

曲玉权遇袭牺牲,引发公众对警察执法安全的关注,警察该不该配枪及如何使用枪支等问题引起广泛讨论。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最近各种涉及枪支的新闻充斥泛滥,关于警察用枪合理性的争论也尘嚣日上,本着有热点就要掺一脚的专业业余精神,我们就来对于“中国警察执勤到底需不需要配枪”这一热点问题进行探讨。

图片 2

从“刀枪入库”到“禁令解除”

首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两个概念问题需要弄清楚:1,什么是枪支?2,什么是警察?

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个问题。

枪支管理法第5条第一款规定: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教养机关的人民警察,人民法院的司法警察,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警察和担负案件侦查任务的检察人员,海关的缉私人员,在依法履行职责时确有必要使用枪支的,可以配备公务用枪。

图片 3

很是不解,进入21世纪都快20年了,怎么还会讨论这个问题?

警察配枪有明确法律规定,但实践中并非每名警察每次出警都可以带枪。记者注意到,近十年来,警察配枪经历了由“刀枪入库”到“禁令解除”的一个过程。2003年1月22日,公安部发布“五条禁令”,其中有两条与配枪有关:“严禁违反枪支管理使用规定,违者予以纪律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辞退或者开除”“严禁携带枪支饮酒,违者予以辞退;造成严重后果的,予以开除”。在此背景下,公安机关将警察配枪收回枪库统一管理。2014年3月1日,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3·1”暴力恐怖事件。当年4月3日,公安部发出通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依法使用武器警械专项训练活动,参与一线警务活动的民警是培训的重点对象。自此,公安机关重启公务用枪的佩带和使用。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问题简直放屁,那么对于这些观众,下面的东西就不用看了,直接去评论里随便喷就行了。

警察之所以为警察,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警察拥有依法使用武力的权力。这种权利是法律赋予执法者的专有权力,需要足够的强制力、权威性来保证,否则不足以有效执法。枪支和警棍、手铐一样,都是依法配备的、用以保证警察执法权威的工具或手段。从这个角度看根本没必要讨论“警察应不应该配枪”,不配枪怎么执法?就像我们不会去讨论医生要不要配听诊器、厨师要不要配菜刀一样,因为这是职业所必需的。没有它就不完整,就不能完成这个职业所要求的一切。

即便如此,警察执行任务配枪也不容易。

枪支是什么?按照“普世”的狭义理解,枪支是以火药的化学能转化为动能推动金属抛射物导致有生命物体死伤的机械装置。广义上的话,任何带长管的动能弹发射器都能称之为枪支。需要注意的是这是认知上的定义,并不具备法律效力,那么法律效力还得看法律条文。谁叫当下是法治社会呢。

话又说回来,之所以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确实有些观点对警察配枪进行了不同角度的阐述,有些挂u那点还颇具普遍性。2014年有不少知名学者曾经就这一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例如:

“枪支管理制度十分严格,各地公安机关普遍采用‘三铁一器’‘双人双锁’‘枪弹分离’的枪支保管制度。”山东省邹城市中心派出所指导员战玉金告诉记者,枪库“三铁一器”指铁门、铁窗、铁柜和报警器,同时对枪库进行24小时监控,安装360度整体红外线报警装置。需要用枪时,必须派出所领导请示公安分局分管领导获得授权,然后由派出所两位主管领导拿出各自所保管的枪库钥匙,共同打开指纹密码锁,才能取出配枪。领枪时要进行现场验枪程序,查看枪内是否遗留有子弹。枪支弹药领出后,警察要每24小时向单位汇报一次枪弹所在位置,归还枪弹时也要报告。一旦使用子弹,警察须写出书面报告说明用途。一套程序下来,领取枪弹就需要一定时间,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枪支使用的效率,也减弱了警察携枪的意愿。

按照由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于1996年7月5日修订通过,自1996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本法所称枪支,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梅建明认为,不同警种配枪的规格也不一样,派出所有枪但平常都锁起来,不是每位民警都可以随时用。在昆明暴恐事件发生后,有人假设,如果基层巡逻民警都配备枪支,就可以更早制止事件的扩大。梅建明说,不但是中国,在美国等国家,突发事件刚刚发生时,也往往不是特警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也是巡警或一般执勤民警。梅建明认为,如果非专业的基层民警每人配备一把枪,并没有太大的必要。因为派出所的主要工作不是应付突发事件,有很大一部分是日常的非警务活动。除了处理一些普通案件外,还要为老百姓提供一些帮助,比如开锁等。如果每位基层民警都配枪,肯定要随身携带,在跟普通民众沟通时,老百姓会比较紧张。比如,老百姓家开不了门,警察带着枪去,就不太合适。

北京市公安局督查大队警官刘强对记者说,枪支管理制度过于严格,给工作带来一些不便。前几年,某地曾发生一起群体持械斗殴案件,值班警察接警后,因枪支被保管在枪库,而钥匙由另外两个轮休警察分别保管,需两人同时到位才能开锁,因时间紧迫等不及开锁,接警警察只得持警棍出警,结果无法有效控制现场。

在2010年12月7日,公安部又补充下发了一个《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这份文件不长,但是这里不详述了,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找来看看。相信很多人对此并不陌生,因为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因为这个进去了。也有人一样因为这个没进去。总而言之,这份红头文件的唯一原则,就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学院副院长、警务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魏永忠教授,曾经在基层派出所任过职,对枪支管理有深刻的体会。魏永忠表示,目前中国警察的配枪管理,除法律规定,还有国务院发布的《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在昆明暴恐事件后,有人认为所有的警察都应该配枪。对此,魏永忠认为如果这样,管理起来会有问题,因为警察队伍庞大,整体素质参差不齐,对枪支的使用能力和水平也不一致,会出现枪支滥用和使用不当的问题。魏永忠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适宜所有警察人人都配枪,因为整体素质和能力还有待提升。

缺乏训练等问题突出

根据这份文件,一切不能击发的制式枪支,一切机构类似制式枪支的非制式枪支,一切具备发射能力且枪口动能超过1.8焦耳每平方厘米的器材均属于法律定义的枪支且等同于能够击发的制式枪支,任何上述类型枪支的持有人都需要持枪证,否则就是触犯刑法。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刑法研究所教授阮其林称,配枪和用枪是不同的概念,公安部对民警配枪有着严格规定,不同警种配枪的规格也不一样,派出所有枪但平常都锁起来,不是每名民警都可以随时用。阮其林说,由于警察队伍庞大,整体素质参差不齐,对枪支的使用能力和水平也不同,管理起来也会存在问题,所以目前并不适宜所有警察都配枪,但城市的中心区、核心区,则需要民警持枪巡逻。

枪支保管严格,基层一线警察的必备功课——枪支使用训练也不如人意。

这份文件在今天的唯一作用,就是彻底激化了枪支的敏感性,给媒体开了一个拿枪做文章的好头并在接下来的执法行动中给涉枪话题的各种炒作制造了一个完美的温床。

上述观点如果仅作为学术观点尚可理解,但其背后却是对警察配枪的误解和曲解。

北京警察学院原院长左芷津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前警察最为缺乏的就是关于枪支的认知和训练。“我认为一个警察在没有打够600发子弹之前,不应该持枪上岗。好警察都是子弹‘喂’出来的,真正懂枪的警察绝对不会乱开枪。目前,因训练不够而取消警察持枪不是办法,应当采用轮训的办法强化警察的训练与教育。”

当然了,我们不能因此就去怪公安部说为什么用刀杀人没有用枪杀人炒作的那么厉害,这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任何枪在不懂枪的人眼里,是特殊的暴力符号。这种暴力符号的象征意义在现代社会里极其特殊,其顽固性甚至可以说超过中国武侠对剑的尊崇。在这点上,好莱坞的影响实在是功不可没。

曲解一:警察配枪后是否会不利于警民沟通?

据了解,香港和内地都实行类似强度的枪支管理制度,一个香港警察每年训练用弹量大约是190发,训练3次。

枪支本身其实不是工业社会才有的发明,其根源甚至可以追溯到南宋晚期。但是人们对枪支的认识开始变化是从枪支作为工业产品大量进入市场买卖之后出现的。

这个论调在国内比较普遍,而且说这话的人往往来自警察内部。这个观点是怎么形成的无从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并没有哪个部门做过专门的调研,没有专门问过“广大群众”。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没法证明这种观点的错误,但我们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香港人抱怨警察天天配着枪疏远了警民关系。即便港片里由不少黑警察的梗儿,但警民关系依然好得令人羡慕。“广大群众”真的是因为警察配枪而产生距离感、不安全感吗?警民关系来自于多方面,其中一方面是警察执法的专业度。不专业的警察、解决不了问题的警察,即便什么都不穿也不能赢得群众的支持。国际上有研究表明“着装整齐、装备精良的警察更能给公众带来安全感”,这一结论来自于执法实践。警察人人配枪不利于警民沟通这一观点又来自哪里呢?

记者调查得知,目前,国内除特警等警种外,普通民警的枪械训练强度远远不够。平时的一些训练,也以射击固定靶为主,缺乏实战训练。天津市滨海新区派出所民警王永林对记者坦言,他在派出所工作了6年,除了偶尔几次执行任务配枪,其他时间没有摸过枪,相关的培训和操练较少。派出所民警警力紧张,警务工作繁重,除非上级要求,一般很少动用枪支。

进入工业社会之后,枪支的量产和泛滥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变化。简而言之,就是:武功再高,一枪撂倒。打猎变得容易了,杀人同样也变得容易了。

曲解二:警察素质整体不高,不宜人人配枪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实训部副主任尹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最近几年,全国每年有近500名警察牺牲,其中多半死于暴力抗法。警察不敢用枪、怕用枪等原因,导致警察用枪能力退化。

久而久之,世人形成了一种普遍的认知:枪支是特别的,有重大效应的,有特殊意义的(感谢好莱坞的007,兰博,和发条橙,另外特别感谢娃娃脸尼尔森和他的小伙伴们)。这种情况在军用制式武器上体现的更为严重。而枪支造成的杀伤无论多小都是大新闻的节奏。而实际情况是美国每年报道的枪击案基本都是谋杀案件或者暴力刑事案件,真正的枪支安全事故从来没有人关注。可见人们关注涉枪案,关注的是这个特别的死法,爱屋及乌追逐一下造成这个伤害的工具。

配枪需要什么素质呢?是否需要硕士以上学历、985、211院校毕业证?警察的素质包括基本素质和专业素质两部分。配戴和使用枪支属于专业素质。任何一名警察都在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接受过培训,理论上不存在“素质整体不高、不适宜人人配枪”的情况。之所以有的警察不具备依法使用武器的能力不是因为配枪本身,而是因为教育训练不到位。2015年公安部新版《训练条令》中明确了实战培训的地位和比重,可真正能够执行到位的单位又有多少呢?全国有36所公安院校,平均每个省一所,可是又有多少学生在校期间能接受系统、规范、完整的武力使用训练呢?他们花在英语上的时间远超过学习警械、武器上。基层一线民警又有多少时间能用于训练?他们花在日常杂务、各种会议、各种消耗上的时间远远多于训练。因为训练不足所以素质层次不齐,这和是否配枪没有关系,和能不能配枪也没关系。警队有责任让没一名警察拥有依法使用警械武器的能力!

虽然人民警察法第10条规定,遇有拒捕、暴乱、越狱、抢夺枪支或者其他暴力行为的紧急情况,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使用武器。但用枪后,民警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可以说放眼天下看涉枪案的十个人里有九个不会在意涉案枪支的具体型号,背景和使用。他们不懂枪支的运作原理,不懂得枪支的安全规范和使用注意,他们不会去在意这些细节,虽然这些细节会要了他们的命。这些观众只是看个新鲜,要个谈资而已,是看客。但是枪支这个符号的魅力是如此之大以致于很多人无法不对此做出各种发自内心的正义评论。而对惨死刀下的被害人则就没有这么大的兴趣了。

曲解三:人人配枪难以管理

据山东省枣庄警察学院院长赵庆丰介绍,按照规定,警察在使用枪支制止犯罪行为后,应当立即保护现场,划定警戒区域,迅速向上级报告情况。如果有人受伤,警察应当利用现场的各种条件迅速组织抢救伤员。随后,警察还要依法向上级写出书面报告,汇报用枪情况,其内容主要包括:枪支使用者的个人情况、持枪资格、使用枪支类型、弹药数量等,犯罪嫌疑人的个人情况、现场具体表现、是否携带武器或者其他危险物品等,枪支使用的经过,使用枪支前是否采取了其他强制方法,是否造成人员伤亡,等等。

图片 4

这个观点是最没技术含量的观点:十几亿人都能管过来,怎么就不能管好枪支了呢?枪支需要怎样的管理制度和措施呢?枪弹分离、双人双锁、智能枪库……恨不能把枪锁死一辈子不拿出来以至于取枪比生孩子都难的管理措施都制定出来了,怎么还管不了呢?长期以来我们管枪的逻辑和防贼一样,总是想方设法把警察的手脚束缚住,但是关于如何依法使用、怎样保障依法使用的权力却鲜有明确的、操作性强的规定。“开枪之前是警察,开枪之后是罪犯”的顾虑一直存在,很多一线警察宁愿不带枪不是因为不会使用,而是因为不敢使用。我们不缺管枪的制度,缺的是科学合理的管理制度。僵化的管理思维、脱离任务需要的管理措施有怎能管好枪支呢?

任何情况下开枪都要有必要性,警察因此非常谨慎。

插一句题外话,北京某射击场发生的.22运动手枪弹意外杀人事件充分说明我国人民对于所有枪支的认知和实践基本为零。这件事情除了反应射击场的安全管理有问题之外,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男性心理素质极差。

曲解四:用电击枪替代枪支

应否配枪?两种声音都有

再插一句题外话,参照佛洛依德的观点,男性对于大口径和大尺寸的追求源自于对性能力的炫耀。我们可以偏执的引申为“在一个暴力元素泛滥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枪支的使用如果不能吸引一个男性,那么这名男性必定是个受。否则就是易性病。”

使用低致命或非致命武力手段一直是警界追求的目标之一。但在现阶段任何低致命或非致命武力手段都不能替代使用枪支这一致命性武力手段。原因不在于警察自身,而在于目标,即嫌疑人。枪支针对的目标具有以下特性:正在使用致命暴力且威胁到他人生命安全或公共安全。这一行为具有一定的持续性和动态性,以昆明“3.01”为例,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正在遭受到持续的致命攻击,此时唯有采取足够迅捷、足以致命的武力手段才能遏制暴力行为。枪支在这方面具有距离、速度、制动性、打击持续性等方面的优势,而泰瑟枪、网枪、高速催泪喷射器等非致命或低致命手段则不具备这些特性,在实际使用中效果难以把握。随着科技的发展,未来或许会出现完全替代枪支的武力手段。但现阶段还是应该对枪支的战术作用给予充分的肯定,与其考虑大规模配备电击枪不如仔细考虑怎么配发警用弹药,以适合警察的任务需要。

由于持续多年的约束,许多警察一方面用枪技能有所欠缺,另一方面也陷入配枪恐惧的怪圈,有警察表示不支持配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