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资料图:解放军官兵正在网上学习

图片 3

如何看待军人网恋,是部队面临的一项现实课题。从马斯洛需要理论来看,“生理、爱和回归”是人的本能需要,军人网恋也是如此。因此,军人网恋并非洪水猛兽,但需正确引导。
首先,军人网恋是正常生理的需求。部队是以年青人为主体的特殊群体,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与异性交往的条件受限制,正常的心理、生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网络宽松的交往平台给军人提供了与异性交往的快捷通道,网恋也就很自然成为军人释放心理问题的一种方式。因此,我们要客观认识和对待军人网恋的问题。当前网络高度发达,禁止军人网恋已不符合实际。部队各级要从军人正常需求出发,从思想根源上进行教育和引导,让军人依法依规运用网络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包括正常的网恋;开展婚恋观教育,提高对爱情婚姻的认识,加强官兵的责任感,杜绝以网恋名义进行不法行为;开展警示教育,使官兵正确认识网恋的利弊。
其次,军人网恋是精神情感的一种寄托。军人表面上铁骨铮铮,实际上每个人心理难免有脆弱的一面。特别是军人遇到工作压力大、人际关系紧张、工作困难、感情破裂等一系列问题时,心理脆弱的一面往往会被放大,如果自我心理调节能力不强,抗压力不强,容易出现感情缺乏依托的问题。网络这种虚拟的空间,正好能为缺失的感情提供温床。对此,部队各级在管理中要高度重视军人的婚恋问题,随时掌握军人思想情绪和心理变化的情况,做到有的放矢。
再次,军人网恋是一把“双刃剑”。由于网络是一个虚拟的空间,有些不法分子甚至是敌特分子可能会采取网恋的方式,通过交往从事获取军事情报等不法行为,这需要我们高度警惕。如果官兵们的心理防线不牢固,容易出现被不法分子和敌特分子利用的问题。因此,部队各级在日常管理中,要强化网络安全意识,使官兵们在网络上具备判别是非和自觉抵制不良文化侵蚀的能力。

  董兆辉

轻点鼠标,就能与千里之外的亲人视频;坐在房间,便能买到远在天边的货物;足不出户,各种娱乐信息通过互联网终端撑爆眼球……当前,互联网给人们日常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捷,传统的交往、消费、娱乐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

  QQ空间、开心网、人人网……在社交网站风生水起的今天,人们的社交方式渐渐被改变。许多人开始通过网络联络老朋友,结识新朋友,通过社交网站进行社会关系的拓展和维护。但是,社交网站再热闹,对于广大官兵来说却是“禁区”。新修订的《内务条令》规定:军人“不得在大众媒体上征婚、求职和交友”。

“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它是阿里巴巴的宝库,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宝物;用不好,它是潘多拉的魔盒,给人类自己带来无尽的伤害。”互联网在给人以温柔的同时,也暗藏着陷阱。

  何以如此严格规定?首先,参与到互联网网络社交活动中的官兵,必然会在社交网站注册用户时提交个人信息和资料。一些诸如军人证件号、毕业院校、单位名称、住址等信息,很容易透露部队官兵的军人身份。其次,在当前错综复杂的网络环境中,一些敌对势力和不法分子总是把军人作为渗透、腐蚀和拉拢的对象。一些婚恋和交友网站公然出现征募军人男女友的帖子,蛊惑官兵参与进去,从而暴露自己的军人身份。这就等于主动为网络敌特分子提供了套取军队信息的机会。再则,官兵们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与朋友、同学交流联络,分享工作和生活时,可能会在不经意间透露了自己的工作性质,张贴的照片也会暴露部队的相关信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些看似零碎的信息片断一旦被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收集整理,就会成为国外情报机构获取我军情报的重要来源。

近年来,一些人网上交友不加区分被敌特勾连策反,网上购物不加节制成为月光族、信贷族,网上购买违规违禁物品身陷囹圄,网上涉黄、涉赌、涉毒,身心健康被侵蚀毒害等案例触目惊心、令人警醒。

  众所周知,Bug(漏洞)是指计算机系统安全存在的缺陷,可以使攻击者在未授权的情况下访问或破坏系统。思想上的“漏洞”比系统安全的漏洞更可怕。不从思想上认识社交网站网络泄密的可能性与危害性,失去“敌特就在身边”的敌情观念,就很有可能陷入“网络陷阱”,为敌特分子窃取我军事秘密提供可乘之机。面对热闹的社交网站和日益凸显的防泄密问题,部队官兵必须保持清醒头脑,严守网络保密规定,不碰网上交友这一“禁区”;时刻提高警惕性和防范意识,在头脑中构筑“防火墙”,无论在现实社会交往还是网络交流中都要讲政治、守纪律,约束和规范自己的言行。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网络空间的自由并非不加约束的自由。对于人生观、价值观正处于培树期的青年官兵,只有不断加强对其网上行为的教育引导,提升辨识度和免疫力,才能筑牢尊法守法防线,抵制网上不良诱惑,遏制违法犯罪苗头。

揭开网上陷阱的温情面纱

都说“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近日,北海舰队某潜艇试训基地鱼雷技术队教导员周韬,却因官兵网上交友问题忧心忡忡。

基地定期组织的“陌生网友清零”活动中,周韬发现QQ、微信等社交软件中的陌生网友虽被清除,可通过网络游戏交友的现象尚未杜绝,比如战士小朱在某款竞技网游中,就有120余名好友。

小朱的这些好友都是在玩网络游戏时添加的。他坦诚地说:“我和这些好友只玩游戏,不谈工作,应该不会造成失泄密。”殊不知,如果不法分子隐藏其中,蓄意勾连策反,后果不堪设想。经教育引导,小朱主动删除了网游好友。即便如此,周韬还是放心不下:“清零活动年年开展,交友隐患仍然存在。网上交友陷阱还有多少?官兵们能否及时规避?这些问题让人担忧。”

此外,周韬在基地前不久开展的一次调查中还发现,近3年,官兵们收发快递数量逐年增多,绝大部分是网购物品,涵盖零食、衣服、生活用品等不同类别;不少官兵曾收到过商品推销,其中不乏“黄赌毒”“假冒军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