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撤出阵地,收炮——”于是各炮班迅速撤离,牵引火炮离开阵地。

图片 2

       
入伍第一年,从没有见过这阵式,不觉双腿轻轻发抖,牙齿咬得咯咯响。我暗暗告诫自已,别紧张,记住动作要领,听清口令,正确瞄准,气泡居中……

图片 3

“准备射击——目标正前方,标尺xx,方向xx,三号装药,一发装填”连长下达命令,各炮长(班长)复述着连长的命令并记录在案。各炮手安照各自分工,挖座钣坑,架炮,瞄准手与一炮手配合瞄准,二三炮手拧引信、装底火,系装药,一炮手将炮弹上膛,一切显得紧张有序。“一炮准备完毕,二炮准备完毕……”各炮长向连长报告。

射击全过程。

     
我炮兵团在步兵连的协助下,用三天时间将全部火炮和1900余发炮弹送入阵地。

这时候就转动瞄具的高低手轮, 大表尺调到57度再过来一点点;
然后小表尺调到7再过来5格, 这时候就是57.5度。装定好表尺后,
就要让炮管指向正确的高低射角.

    “
1969年,我32团与原驻山东海阳六十七军守备二十师五十二团进行了换防,其二营六连接管了迫击炮,成了现在的七连。我也是从海阳换防过来的。我们进驻蓬莱后,不管是去即墨农场生产,还是整修营房修桥补路,化工生产,我们也时刻不忘主要任务:操练我们的火炮”。指导员说的很认真。

图片 4

       

图片 5

     
这看起来很是威武。其实,牵引迫击炮的车,就像我们平常在大街上看到的平板车一样,只不过整个车身是铁制而己。

图片 6

     
“换防之前,我们的迫击炮还是两轮固定式的,属辎重火炮,所以换防没有被带走,行军时还需要从团部调马匹来拉,很不方便,于是部队及连队革新小组想到了改进,经过反复试验,平板炮车就在这样诞生了,虽然很土气,但能快速机动。遇到山地,我们还能拆开人工扛着走。”指导员显得很自豪。

图片 7

     
连队的第一堂课是连史教育,指导员薛立所给我们上课。他拿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按部就班地有条不紊地给我们讲解。我们认真细致的听,还带着小本子做记录。

如果这时候弹道上有横风, 还需要修正风偏. 假设,
经过测算需要修正的风偏是15密位, 就转动瞄准镜的方向手轮,
让方向分划指向15, 这样瞄准窗口就会朝侧面偏移15密位,
这时候再操作脚架上的方向机, 让瞄准标记对准目标, 这样风偏修正也完成了.

 
指导员的连史课深深地打动了我,至今仍记忆犹新。虽然当时还末投入训练,但我已深深地爱上了我们的大炮,并且还为自己能成为一名炮手而非常自豪。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1962年10月20日,我炮兵某团120迫击炮营2、3连参加了克节朗地区的对印自卫反击战。

图片 11

     
后来我们得知,指挥排排长李廷春以及后来担任山东省军区参谋长的金培昌少将也是当年换防过来的。而连长李东光则是32团元老级了,他1964年入伍,换防时任老北山岸炮连(六连)指挥排长,32团唯有六连没有换防。1970年,李东光调迫击炮连任连长,金培昌任副连长。

图片 12

     
10月20日7时30分,我军开始了炮火急袭。此次炮火打得相当准,可谓地动山摇。印军溃不成军、企图逃跑。两个连又齐轰10分钟,将逃跑的印军截了回来,随后这支印军被我步兵消灭。10时左右印军一架直升机在章多空投场降落,两个连又各集中10发炮弹急促发射,直升机在追击炮弹的打击下顿时化作一团火球。我120迫击炮发挥了巨大威力”

由于迫击炮是曲射炮,所以其瞄准很特殊,左右方位好定,主要是距离方位,一般是根据该炮的曲射特性,确定距离分划,也就是一个角度盘,每个刻度代表多少米。每门炮出厂时都有设定,平时还要经常校调。

     
那是1975年9月下旬的某一天,连队的操场上停下了一溜吉普车,32团团长参谋长都来了。听连首长讲,这次考核是要塞区组织的,主要检验120迫击炮在陌生环境陌生地域的实战化水平。要塞区、守备区、团三级首长都到现场观摩。

射击指挥中心在地图上作业, 并解算火炮射击所需的各项参数
得到射程和角度以后, 查弹道表, 决定最终的炮口仰角和装药号.
角度值通常是用密位制的, 装药号就表示附加药包的数量.

  千钧一发之际,指挥战斗的团长杨得志急令炮兵连长赵章成开炮支援。手里只有一具“眼瞎腿缺”的迫击炮和3发炮弹的赵章成,靠着经验准确测量距离方位,3声炮响,3发炮弹在敌人桥头阵地开了花,完全打乱了敌反扑和阻击队形。17勇士顺势占领有利地形,我红军胜利地渡过了大渡河。”

首先把瞄具的方向手轮刻度调到0, 这时瞄准镜是与炮管平行的,
也就是指向正前方.

   

上图是一门迫击炮的基本部件,有必要先介绍一下迫击炮的构成与原理:迫击炮共分为四个部分,一是迫击炮筒,就是那长长的从炮口放炮弹的钢铁管子;二是脚架,就是如同人脚张开,支撑迫击炮身,起着稳固射击并调整炮口高低角度与方向位置的部分,脚架上有着高低机和方向机;三是迫击炮底部的锉钣,就是有一点像锅盖垫在迫击炮筒底部的装备,迫击炮正是借助脚架与锉钣的三角原理支撑,起到稳固射击的作用;四是瞄准装具,瞄准镜与脚架上的高低机和方向机,共同构成迫击炮的瞄准装具。

    “
内长山要塞区是由海军长山列岛水警区、海岸炮兵团、陆军二十六军七十八师合编而成,时称海军长山要塞区。”

一炮手和二炮手合作将身管锁在脚架上,安装脚架并将身管概略调至水平,如果身管不平炮弹就会偏移。

      这,就是我们连实弹射击时的一幕。

炮长举起右手, 并下达口令:”预备——放!” 同时右手落下.

   
记得新兵刚下连队时,我们急切地想看看自己的大炮,老兵们自豪地把我们带到了炮场,九辆平车一字排开,帆布包得严严实实,我不由在想,这是什么大炮哟。老兵们揭开了帆布盖,原来,这平板车上的迫击炮只有三大件构成:炮身,炮架和座钣。还有一发教练弹。新兵们似乎有点瞧不起这大炮,与我们想像有点差距。

图片 13

        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实弹射击了,也是检验我们训练成果的时侯了。

图片 14

 
“先说说我们内长山要塞区吧,它位于山东半岛最北端,东临黄海,西靠渤海,时刻守护着京津地区海上的东大门,素有“渤海第一哨”之称。”指导员讲开了。

炮手操纵脚架上的高低机手柄,
同时观察瞄准镜底部的倾斜水准管,一直调整到水准管的气泡居中.
这时候就说明, 炮管也正好也对准57.5度.

   
大卡车在公路上把我们的火炮连同全连官兵拉向了不知名的地域,斩新的炮弹箱也搬来啦。后来得知,这里是黄县港銮农场一带,距我营地有40公里,地形地貌一切都是陌生的。

然后通过顶部的瞄准镜观察目标炮手通过瞄准窗观察目标,
看瞄准标记是否对准目标. 同时操纵脚架上的方向机, 让炮管左右转动,
直到瞄准标记精确的对准目标, 这时候瞄准完成了.

   
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实弹射击那一幕。据悉,这次实弹射击,各级首长很是满意,所有炮弹的弹着点,都击中了直经约30米的石灰画出的圆形靶标,成绩优秀。我的老乡何嗣敏当年在指挥排侦察班,射击诸元的下达也有他一份贡献,提起那次考核射击,现在还依然激动,″打的真是太好了”他动情地说。

在炮长调整火炮射向的过程中中,一炮手(火炮左侧,
蹲着的炮手)要时刻检查方向水准管, 看里面的气泡是否位于中央. 如果气泡偏移,
就说明炮管没放平,一旦炮弹射出去是会偏. 发现这种情况, 就调整两脚架长短
直到水准管气泡居中. 全部调整好后, 一炮手向炮长报告:”水平好! “

     
李东光连长作战斗动员:同志们,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妄图攻占我山东半岛,进而吞并我大好河山。上级命令我们马上出发到达指定位置,歼敌于滩头……

图片 15

(待续)

图片 16

     
“占领阵地——”连长李东光一声令下,九门120迫击炮,在牵引车的“牵引”下,飞一般地向预定阵地驶去——

创作不易呀,评论两句和加个关注吧

       
多少年后的一次老战友聚会上,我忽然想起了这事,询问李廷春老排长,为什么当初没有选上我,是不是因为我”太瘦”还是因为别的?李排长老顽童似的乐呵呵半带开玩笑地说,不是我挑不上你,是因为连长看中了你。他加重了语气,意思是说连长有意要挑选我当文书。也许李排长说这话是真的。

图片 17

    这就是我们的连史,这就是我们的迫击炮。

我军迫击炮操作流程及注意事项

    “
1960年5月4日,海军长山要塞区改编为内长山要塞区,由济南军区管辖,下设大钦、北长山、蓬莱三个守备区,亦称第一、第二、第三守备区,驻防长岛、黄县、蓬莱三县。我们属第三守备区,番号32团二营七连,(迫击炮连)。对外番号54939部队71分队。我们守备方位是蓬莱阁至刘沟一带的海岸线”指导员操着一口海阳腔。

四炮手, 共2名, 负责观察和警戒, 并协助三炮手, 隐蔽在炮组周围或高处.
平时携带炮弹; 携带一支步枪有必要时负责警戒.

  入侵克节朗地区的印度陆军约三、四千人,并在章多地区设有一处空投场。

三炮手和四炮手放下弹药箱,准备弹药安装引信,
四炮手有需要的话持枪警戒阵地。

图片 18

炮班编成:

   
指挥排长很风趣,现场很活跃。出的题目多是一些脑筋急转弯之类,更多的是一些加减乘除心算速算,如34—43=多少?负9!应当说我抢答还是比较快的,李排长多次将目光焦距于我。本以为我能上指挥排,可第二天结果出来了,来自我们同乡的何嗣敏被选到了指挥排侦察班,另一个陵县的刘泉勇被选到了电话班。其他战友则分配到炮班或炊事班,我分配到二排六班。

图片 19

    ”
我们的迫击炮,在历史上可是立了大功的。”指导员继续讲历史:“1935年5月25日,在强渡大渡河战斗中,担负先头作战任务的第1团组成17人奋勇队强渡大渡河。当17勇士强行登岸后,敌人的机枪像火舌一般向他们喷射而来,勇士们被完全压制在滩头,无法前进。

图片 20

     
那天晚上,指挥排长李廷春带领侦察班长陈元祥来挑兵。指挥排可以优先挑兵。来自江苏武进,山东平原、陵县和安徽枞阳的大约二十几名新兵,伸长了脖子,很希望被选上。因为这指挥排,听起来就“高大上”。

图片 21

   
我担任二排六班的瞄准手,排长胡学祥,班长冷富荣,副班长徐增彦,还有李文武等战友都给了我很多教育和帮助。客观地说我们训练没有步兵摸爬滾打那样辛劳,但炮兵却是个技术活。每天我们都要到野外训练,到达某一指定区域后,迅速占领阵地,从挖座板坑开始,由分解到合练,尤其是瞄准手,一方面要和各班瞄准手,比赛执行班长下达射击诸元的速度,另一方面还要与一炮手配合瞄准的准确度,瞄准镜十字卡在某一瞄准点(比如避雷针)同时高低、方向气泡居中,还要了解火炮的性能,最大最小射程,高低射界,方向射界。各种炮弹如烟幕弹,照明弹,破甲弹,宣传弹等等,这可真是个“技术活″啊!

射击时,摆定和微调好左右方位,再根据目标距离,调整炮口到这个距离分划上,就算是瞄准了。
大口径迫击炮还可以改变炮弹发射药来修整发射距离,这个计算就稍微复杂些。如果距离较远5000m以上,一般要发射几颗,逐步调整,才会最后命中。

准星覆盖法:准星的宽度是2毫米,瞄准时眼睛到准星的距离,各种武器都可以直接量出(如半自动步枪为74厘米)。目标的宽度一般是50厘米。这样,根据相似三角形成比例的道理,就可以计算出各种武器在不同距离上准星宽度与目标宽度的关系。

    别小瞧这平板车上的大炮,它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呢。

一炮手接到炮长口令后, 重复口令:”朝xxx方向用炮! 明白!”

     
清晨的阳光刚刚铺满大地,部队已列队完毕。一位年轻的军官跑步到连队队伍中间,手里还夹着一个公文包,大声宣布:守备第32团七连拉练演习现在开始!

图片 22

     
我们每人都带上了柳叶做成的伪装帽,炮车上也插了柳叶条,我们从卡车上抬下迫击炮,一溜烟地向预定阵地扑去。

一般流程是观测员搜索目标, 测算目标的位置, 并报告射击指挥中心.

   
指挥所观察报告弹着点,修正射击诸元,连长再次下令:”一发齐射,放——”又是一阵呼啸声。

一眼法:牢纪各种距离概念,做为比对参照。如:两电线杆间距50米,则可以此判断炮手与目标物之间有几个电线杆。用这种方法的前提是要记住许多基本参照物的尺寸,如门窗宽度、各种汽车长度,用以估算远处两参照物之间的距离。

     
“放——!”连长重重地挥下了指挥旗,各炮长复述传达命令。拉发式:“轰——”炮弹出炮口冒出一阵清烟,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啸声,向目标飞去!

业界小钢炮!喜欢转起来!

轻武讲堂&墨将点兵,

二炮手, 共2名, 负责装填炮弹, 跪在炮身右侧. 平时携带炮身和瞄准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