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 8 月 18 日,张某华以做生意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曾某借款 30
万元,并出具《借据》一份,双方约定月息按 2.5% 计算,每月应付利息 7500
元正,按月付息。借款到账后,张某华向曾某出具《收据》,确认收到 30
万元借款。张某华借款后一直未支付过本息,2018 年 7 月 20
日,恩平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张某华应偿还借款本金 30
万元及利息,利息按年利率 24% 计算,从 2014 年 8 月 18
日起至确定的还清款日为止。而按照法院支持曾某诉请每月支付利息 6000
元算,到现在仅利息部分已累计 33 万多元,已超本金数额。

两年多前,于某违规开垦集体荒地种植农作物,受村委安排,张某多次对其劝阻无效,无奈将其作物铲除。于某伙同儿子、儿媳对张某进行了殴打,致张某受伤住院。事发后,公安机关对于某儿子及儿媳分别做出了拘留10日的行政处罚决定。随后,因于某三人一直拒绝赔偿张某的损失,张某无奈提起诉讼。法院判决于某三人赔偿张某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共计2.7万元。判决生效后,于某三人并未主动履行。

图片 1

新快报讯 记者李红云 通讯员牟玉春 何奎报道 本金欠款 30
万元,被法院拘传后拿出 100 块钱还债。4 月 2
日下午,广东恩平市人民法院依法对失信被执行人张某华采取强制措施,处司法拘留
15 日。

18日凌晨5时20分,经区法院执行干警敲响了失信被执行人梁某的家门,但家中并未见到他,执行干警将梁某妻子苗某带回法院。

据介绍,被执行人吴某的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三条中的“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不得乘飞机,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进行高消费”的相关内容,置强制执行措施于不顾,挑战司法权威,将申请执行人利益抛之脑后,生活奢靡,情节极其恶劣。执行干警将被执行人吴某拘传到高新法院后,对其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并做出司法拘留10日的处罚措施。

本案移送执行后,恩平法院未能查询到张某华名下有财产可供执行的线索。执行干警向张某及时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并陆续采取了限高措施和列入失信黑名单等措施,再三督促其尽快履行法定义务。谁知张某华仍旧心存侥幸,不予理睬。4
月 2
日下午,根据掌握的执行线索,恩平法院执行干警赶赴江门市新会区将张某华成功控制。张某华被拘传后,交代自己身上只有
100 块钱再加一部苹果手机,对自己所欠债务表示 ” 无法 ”
履行。另外根据调查,张某华有往返香港的记录。鉴于张某华拒不交代财产线索,也不配合法院执行的情形,恩平法院依法对他作出上述惩罚措施。

就在本案陷入僵局的时候,4月17日公安部门反馈,被执行人李某在当天上午8时在淄博市临淄区一宾馆使用身份证登记入住。文登区法院立即派人开车前往临淄区,同时与临淄区法院执行局取得联系,希望给与协助。18日下午5时,执行干警到达临淄区法院执行局,当地法院执行局高度重视,举行了行动前预备会,研究了抓捕方案。

但被执行人吴某违反承诺,未按和解协议内容积极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向高新法院申请恢复对原执行标的的执行,2018年7月10日,高新法院再次对被执行人吴某采取了限消措施。但被执行人违反限消令的规定,分别于2018年7月17日和7月22日乘坐南方航空公司的航班往返于成都和贵阳两地,经调查询问,吴某使用护照购买到了机票,乘坐头等舱位。且根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线索,被执行人于2018年8月21日凌晨,入住成都某五星级酒店豪华套房。高新法院执行干警于2018年8月21日下午到该五星级酒店调查被执行人的登记入住信息,查证属实。

图片 2

在执行干警办案期间,被执行人王某虽然态度尚可,屡屡保证尽快还款,但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被执行人穷尽措施规避执行,也敌不过经验丰富的执行法官和办案干警。今日清晨王某被带回法院暂时羁押,并被执行司法拘留。

8月22日,四川新闻网记者从高新法院获悉,8月21日下午,高新法院对违反限消令,住豪华套房、坐头等舱的失信被执行人实施拘留。

通风报信被识破 “花式”躲藏难逃“法眼”

据了解,在魏某申请执行吴某、陈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被执行人应偿还借款本金66万并支付借款利息及迟延履行利息、诉讼费共计1239360元。高新法院于2018年5月14日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在执行中,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于2018年6月12日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和解协议达成后,申请执行人同意暂时解除对被执行人的限制消费强制措施。

签了合同却毁约 拒不还款终被拘

躲债跑到千里之外 睡梦中被威海干警拘传

执行行动当天凌晨,远在淄博的失信被执行人李某在睡梦中,被千里迢迢赶去的文登区法院执行干警拘传。

图片 3